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
    >历史>>正文

    细数那些曾在“张园”居住过的沪上金融巨子们

    原标题:细数那些曾在“张园”居住过的沪上金融巨子们

      原标题:细数那些曾在“张园”居住过的沪上金融巨子们

    摘要:这里,文人墨客、社会名流、富商大贾、风云人物曾?#21512;?#27719;聚。

    2月22日,上海市静安区张园地块首批居民集中搬迁,9辆大卡车驶出了张园弄堂。

    动迁居民即将告别手拎马桶、错峰做饭的日子,而百年张园的陈年记忆也再次浮现。这里,文人墨客、社会名流、富商大贾、风云人物曾?#21512;?#27719;聚,而我想讲的是那些曾经在这里留下过印记的金融巨子们的故事。

    王宪臣与张园41号

    现威海路590弄41号与77号是两幢花园住宅,这里曾是金融买办王宪臣、王俊臣兄弟俩在张家花园的旧居。

    王宪臣、王俊臣的父亲王汉槎早年与沈吉成一同合资开过绸缎局,沈吉成是汇丰洋行买办席正甫同父异母的弟弟,后因过继给舅舅沈二园而改名沈吉成,因曾担任过新沙逊洋行的买办,人称“沙逊阿四?#20445;?#21518;来,王宪臣成为沈吉成的女婿,王宪臣的姐姐又嫁给席正甫之子席裕昆为妻,这种“强强联手”的“联姻”在客观上也为王家日后的发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  席氏家族三代汇丰银行买办

    王宪臣早年曾在钱庄供职,后来由于岳父沈吉成在新沙逊洋行担任买办的关?#25285;?#36827;入新沙?#39277;?#20316;,曾一度做到过该行的副买办。1907年王宪臣在沈吉成的关照下,接替席锡蕃(席正甫兄长席素?#21448;?#23376;)担任英商麦加利银行(现渣打银行)买办,直至30年代中叶。有关这段往事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,这些故事后?#24162;皇章?#36827;《旧上海外商银行买办》一文中,大致情节为“沈吉成在担任新沙逊洋行买办时,托当时尚在该行下办事的哈同(即那位后来爱俪园的主人)向麦加利银行大班说了请求,让王宪臣接替席锡蕃在该?#20804;?#30340;买办职务,成功后王宪臣曾赠予哈同一笔银子。担任麦加利银行买办后,王宪臣因原买办席锡蕃在位时曾传授给过他一套经营方法,故而席王二人曾订?#34892;?#35758;,每年王宪臣需要从买办所得中分给席锡蕃一?#26159;?#25968;年后,王宪臣的弟弟王俊臣施计故意在向席借阅这纸协议时将协议撕毁,从此席王两家交恶”。

    近三十年的麦加利银行买办生涯,使得王宪臣逐渐积累起了巨大的财富,约在1932年,王宪臣在张家花园开始兴建起属于他?#32422;?#30340;豪宅,这幢房子也就是现在的威海路590弄41号,据说其建筑用地原先曾是张园著名的“海天胜处”。随着这幢花园住宅的开工,王宪臣也在张家花园迎来了他人生的巅峰时期,或许那时的他正满心欢喜的憧憬着?#32422;?#26410;来在上海滩金融界即将发生的那些“宏图伟业”。

    威海路590弄41号花园住宅

    不过,“成也萧何、败也萧何?#20445;?#29579;宪臣的巅峰时期转瞬即逝,就在30年代中期,王宪臣的人生几乎一下子从巅峰跌入到了谷?#20303;?

    给王宪臣带来这场“噩梦”的是一位名叫席启荪的席氏家族成员,席启荪,名裕焜,有些资?#29616;?#20063;写作“席启孙?#20445;印?#35029;”字上来分析,这位席启荪应该是席正甫这辈人的下一辈(席正甫同一辈名字中多“素”字、儿子辈名字中多“裕”字,孙子辈名字中多“德”字、重孙辈中名字中多“与”字)。在《江南望族—洞庭席氏家族人物传》一书中详细记述了有关王宪臣这场“噩梦”的始末,大致情况为“席启荪钱庄学徒出生,善于经营钱庄,王宪臣与其他人一起开设?#37027;?#24196;也多会聘席启荪担任经理。1931年,在席启荪建议下,王宪臣一人又投资数万两,与顾联承、孙直斋、宋春舫合资荣康钱庄…其中王宪臣四股半(占大头)……(数年后)由于席启荪过于冒险,几次投资失败,?#39038;?#32463;营荣康钱庄陷入困境,蒙受损失,至1935年歇业……为了清理债务,(王宪臣)王家几乎倾家荡产,连张家花园新造的住宅也赔贴了进去”。王宪臣的事业也至此完全付之东流。

    威海路590弄41号花园住宅

    俗话说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?#20445;?#29579;宪臣的噩梦仍在继续中,接下来这一幕的上演彻底成为?#25628;?#22446;王宪臣人生的最后一根?#38745;藎?#20986;入于东西之间—近代上海买办社会生活》一书中将该场“悲剧”从档案深处寻觅了出来,文中记述?#20581;?#29579;宪臣本人自以为多金富人,为人奇骄,甚至对?#32422;旱那?#23478;也不正眼相看。他为避免儿子将来因遗产纠纷,曾将财产分给四个儿子各20万元,可后来开设?#37027;?#24196;倒闭需要赔偿,于是召集他的儿子前来,拟将分去的财产召回,四个儿子竟无一人应召前来,王宪臣恼羞成怒,因此一病不起……?#20445;?#29579;宪臣的一生最终在落魄中收场。

    王宪臣那幢位于张家花园的豪宅,自30年代后期起开?#21363;印?#29420;门独户”转变为“一门多户”。据《张园记忆》引用“张园老住户口述回忆内容所述,“41号至抗战初期被五昌公司整幢租下,并租于来沪避难的各房客……1939年我刚搬进来时,住在41号的房客主要是来沪避难的殷实富户。其中有医生、银楼老板、绸厂老板、中学校长等”。

    王俊臣与张园77号

    威海路590弄77号花园住宅优秀历史建筑铭牌

    我们再看王宪臣的弟弟王俊臣和他的张园77号,从现威海路590弄77号这幢花园住宅“优秀历史建筑铭牌”上的信息来看,它设计于1921年,如果从时间上来分析,并假设王俊臣就是此宅首任住户的话,那王俊臣的致富极有可能比其哥哥王宪臣更早。另外不知是否有细心的朋?#36874;?#29616;,铭牌上显示的此宅设计者之一Graham-Brown与后来为塞法迪犹太富商嘉道理家族设计“大理石大厦?#20445;?#29616;延安西路中福会少年宫)的设计师同名,鉴于这两座花园住宅建造时间接近,?#26102;?#32773;判断77号与大理石大厦非常有可能就是出自同一位Graham-Brown之手。

    威海路590弄77号花园住宅

    王俊臣早年曾在汇丰银行买办间工作,后来在袁恒之担任美商花旗银行买办时(1902-1919)进入该行开始担任副买办,至1919年继任花旗买办直到1932年。

    和王宪臣相比,与王俊臣有关的史料相对更少一些,我们?#21360;?#26087;上海外商银行买办》中可以找到如下线索,“王俊臣担任花旗银行买办后正值“一?#20581;?#32467;束,该行有大批金盎司(金币)进口,王俊臣在代理该行出售这批黄金时,通过“收佣金”和“吃盘子?#20445;幢?#20302;售出价格)双管齐下的方?#20132;?#21033;颇丰。此外,王俊臣还是最早提出使用租界道契(即租界土地“永租”?#23616;ぃ?#21521;银行做抵押贷款的首创者之一?#20445;?#29579;俊臣为何要提出使用“道契”来作为申请银行贷款的抵押品,这其中也是有一些原委的,早在晚清时期,?#23433;?#27454;?#20445;?#30701;期的贷款)在当时钱庄与外商银行的业务交往中十分普遍,这项业务直到20世纪初叶时钱庄方面都是不需要向银行?#25945;?#20379;保证品的,但后来因在“橡皮?#21892;?#39118;潮”至“辛亥革命”期间先后有数家较大规模?#37027;?#24196;倒闭,由此拖累到多家外商银行,故而?#23433;?#27454;”业务也就因此而一度?#20804;?#36807;。后为规避在经营同类业务时所面临的风险,也就出现了需提供道契、栈单(货栈收受托存货物时发给货主的?#23616;ぃ?#26377;价证券等来作为保证品的要求。

    卸任花旗银行买办后的王俊臣鲜有文字可寻,近两年有部名为《张园》的视频纪录片在网络上颇受好评,纪录片受访者之一王美英(王俊臣孙女)向大家讲述她祖父王俊臣人生的最后归宿,“王俊臣后来在抗战中因其大量华界地产毁于?#20132;?#32780;一蹶不振,于1944年去世。其去世后家族成员?#21483;?#25644;出张家花园77号各自另谋出路”。据张园老住户口述回忆,“王家搬出后的77号曾一度?#36824;?#19996;籍富商骆义奎(据说骆与永安公?#31455;?#23478;是亲戚)买下,骆家住了两房太太,房子是分给小老婆的,他们也曾因为分家产引起过纠纷,由居委会介入调解……他们家的小儿子在报馆工作…他们家种的杜鹃花很出名”。

    威海路590弄77号花园住宅

    俞佐廷与“紫气东来”

    除了王宪臣、王俊臣兄弟外,徐蒲荪和俞佐廷(有些资?#29616;?#20063;写作“俞佐庭?#20445;?#20063;曾经在张家花园居住,且是当时社会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金融界人?#20426;?

    据《张园记忆》及《海上第一名园—张园》所述,当时106弄的5号与7号时称“徐家花园”(已拆),原主人徐蒲荪,是上海同丰永金铺和恒孚银楼的老板,号称上海滩的“金子大王?#20445;?#20182;的儿子徐和森,于1995年当选为中科院院?#20426;?#24464;蒲荪酷爱兰花,当时在“徐家花园”内的?#35745;?#26366;远近闻名,?#23578;?#26187;导演拍摄的电影《女?#20309;?#21495;》中安放于男女主角书屋中的两盆兰花“宋梅”和“西神?#20445;?#23601;是由“徐家花园?#35745;浴?#25552;供的。

    笔者后来又在杨承祈所著《上海金?#21040;?#26131;所始末》一文中找到了一些疑似与徐蒲荪有关的线索,在杨承祈的这篇文章中,“徐蒲荪”虽然变成了“徐补荪?#20445;?#20294;笔者认为,这两者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,比如“荣宗?#30784;?#23601;是“荣宗锦?#20445;宋?#20013;对于“徐补荪”及与他有关的那家“同丰永金铺”有如下这些记述,“上海经营金子的行业开?#21152;?#28165;代光绪初年,当时开设的金号有大丰永、同丰永、天昌祥、恒孚、大丰恒等数家、主要承办清廷?#20351;?#20462;理金饰需用的金箔……(1921年)9月14日金?#21040;?#26131;所召开了第一次理事会,?#33970;?#26045;善畦为理事长,徐补荪……为常务理事……1934年上海金?#21040;?#26131;所理事,监察人经过改选,其组成人员是?#35946;?#20107;长徐补荪……1935年上海金?#21040;?#26131;所又改选了理事和监察人,杜月?#21916;?#25163;担任理事长,张啸林、徐补荪……为常务理事……?#20445;?#19968;个与清廷有过联系且在后来上海金?#21040;?#26131;所中时常“位居三?#20303;?#30340;人,由此可见这位“徐补荪?#31508;?#22312;太不寻常。

    威海路590弄72支弄11号甲

    现威海路590弄72支弄11号甲,也就是那幢有着“紫气东来”门头的石库门中,也曾经居住过一位当年金融界的巨子——俞佐廷。当年这里曾有一个十分雅致的名字“吟梅山馆”。俞佐廷(1889—1951),名崇功,字佐廷(佐庭),宁波镇海人,早年曾在木行与钱庄学过生意,后来通过自身努力?#26696;?#31181;机缘致富,曾先后担任过宁波总商会会长、垦业银行经理、上海市商会主席、四明银行总经理等要职,与宁波帮虞洽卿、朱葆三、秦润卿、小港李氏家族等头面人物?#21152;?#36807;很深的交集,为沪甬两地经济的发展与国货市场的开拓?#30002;?#20986;过许多很有意义的事情,30年代中期扩建河南路(天后宫桥?#20445;?#22269;货商场,招集营业厂商30余家,推动提倡国货此事就是在俞佐廷担任上海市商会主席期间进行的,在当时颇有影响。

    ?#25913;?#20027;编:王海燕文字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?#35745;教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?#21344;?#26381;务。
    阅读 ()
    投诉
    免费获取
    今日搜狐热点
    今日推荐
    双色球下期预测
  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
  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