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
    >科技>>正文

    中年人没有996

    原标题:中年人没有996

    作者

    杨泳洁 编辑

    安心“Offer我已经发了,但CEO?#20004;?#36824;没审批,很尴尬。”

    林琴是一家互联网生鲜电商公司的HRD(人事总监),一手搭建了公司的人才体系,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是她亲自招进来的,两年半以来她第一次因为候选人的年龄问题和CEO陈琛产生了严重分歧。

    林琴这次招聘的岗位是高级运营经理,公司虽然拿到了拼多多的融资,但规模尚属于发展阶段,因此并未开出太高的薪水,但因为要面向VIP客户,要求相对来也不算不低。

    多方筛选之后,林琴选定的候选人柳荫有多年大型电商及生鲜产品的运营经验,对服务高端客户也有独到见解,工资开价不高,林琴觉得性价比非常?#40092;剩?#32780;且能加入她们公司算是从大厂“下嫁”到小公司。但这个候选人被CEO陈琛一票否绝了,理由只有一个——候选人年纪太大,超过了35岁,而且是已婚女性,尽管对方是丁克。在实在没有其他?#40092;?#20154;选的情况下,他宁愿聘用一个水平差一些但年纪轻的人。

    林琴?#27597;?#26080;奈,其实除了管理岗,公司早就停掉了35岁以上候选人的招聘。?#38750;?#22320;说,她们的候选人都在32岁以下,因为目前劳动合同通常一次性签三年,32岁的人再干3年正好满35岁,合同到期后企业可以选择解约。但目前35岁的候选人如果签3年合同,到期时候选人就已经38岁了,严重超纲。按照年龄推算,目前在35门槛上徘徊的是1985年左右出生的人,如果红线设定在32岁,?#21592;?#30340;是1988年左右出生的人。而目前风华正茂的90后也已经有人走到了30岁的关头。

    这位候选人的遭遇让林琴自己也心有戚戚。目前她们公司有大约一百名员工,平均年龄不到30岁,超过35岁的只有三个,包含了两?#36824;?#19996;和她。

    以林琴的年纪,一旦失业找工作很困难,因此她自己也是心有戚戚焉。关于下一?#34903;?#19994;规划,她并没有清晰的想法,眼下只能过一天算一天。大多数人22岁左右大学毕业,如果35岁就在职场被封顶,意味着将在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几十年里压力山大,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在这之前就能把一辈子所需的养老钱和孩?#28216;?#26469;的教育费赚足。

    前?#38382;?#38388;,为?#20048;?#23478;人因病致贫,林琴给老公和儿子在香港购买了重疾险;她自己的保险还有待体检后再推进,由于长期在互联网企业熬夜、加班,她惧怕体检,生怕查出什么大毛病。而房贷和双方四位老人的?#38590;?#20063;让她身心疲惫又不敢有丝?#20102;尚浮?

    唯一庆?#19994;?#26159;HR这个职业可以做很久,以她目前的人脉可以做到45岁左右。此外,她还拥有心理咨询师证书,“万一失业了,我就去做心理咨询师或职业规划师。“但?#28304;耍?#26519;琴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做的好。虽然现在拿着高薪,但她反而开始羡慕起了老家那些在事业单位任职的同学们,铁饭碗可以一直啃到老。而曾经,这些都是她看不上而主动放弃的方向。

    今天,坚持主张给同龄人发offer,或许也是林琴对互联网人中年危机的一种反抗,从这个角度讲,她并不是老板眼中理性、优秀的HR。

    简历投了几十封,个个石沉大海

    “互金真是坑死人?#20445;?#28216;琅说。

    他之前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风控人员,由于行业大调整,公司进行了40%左?#19994;?#20154;员优化。重点优化对象有?#34903;鄭?#24037;资高的人和试用期未转正的人。他所在的部门原来共有7人,需裁掉3人,施琅本以为自己业务熟练,不会被裁,但部门有两名?#25032;?#19981;能裁,施琅又是仅次于部门总监工资第二高的人,在这调整中他就变成了被优化的对象。

    事实上,2018年,“失业”几乎成了笼罩在所有职场人心里的阴?#30149;?#22312;36?#20174;?#28165;华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、民智国际研究院共同发起的《创业者生存现状调查》中,29.41%的创业者为了抵御寒冬,决定“减少招人,或不再招人?#20445;?#32780;已经有过裁员行为的公司,占比达到四成。

    刚刚失业时施琅并不担心,认为外面工作机会多的是。但让他意外的是,简历投了几十封之后,封封都是石沉大海。游琅最初以为,这是行业原因,后来他发现,年龄才是他真正的问题——他的年轻前同事们纷纷?#19994;?#20102;新工作。1983年出生的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虽然自认为还年轻,但已经人到中年,在互联网公司已经算是“老年人”了。

    但在猎头李想看来,游琅找工作失利并不仅仅因为年龄,而是年龄长了,职级没跟上。

    李想正在帮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招大数据风控方面的负责人,偏向于风控模型建设,候选人年龄可以放宽到40岁,要求在银行信用卡或互联网金融公司有5-8年的数据分析或建模经验,带过团队,年薪在80万左右,特别优秀的甚至可达百万。但这样的机会,施琅并不能达标。

    李想提到,猎头手?#40092;?#21512;35岁以上人选的职位基本都是管理岗,但游琅的资历还属于基层小主管。但在他这个层面,企业招聘时又偏向于使用成本更低、体力更好、冲劲更足的年轻人。

    尽管已经赋闲了两个多月,但考虑到家人会为他担心,游琅依然在上班时间背着电脑包出门,他白天会到家附近的图书馆或电影院待着,下班时分再回到家中。

    虽然没什么工作,施琅并没有?#27809;?#20241;个假,因为没有收入的日子太难受。他每个月的房贷、孩子在私立幼儿园的学费?#23478;?#20174;不多的积蓄中开支。在认清现实后,他最终降薪进入了一家做智能衣架的传统公司做数据分析。“骑驴找马吧?#20445;?#20182;说。

    经历了这次求职风波,施琅对工作更加上心了,对于加班也豪不?#25340;恰!?#20197;前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,晚上或周末加班的话都会有抱怨或直?#27891;?#32477;,但现在年纪大了,平庸就是错。我已经不能再失业,不光要保住现在的职位,还要去争取更高的职位,才可能安全些。”施琅感慨。

    实际上,即便是做到互联网大厂的高管职位,也绝非高枕无忧。

    以京东为例,2019年年初,京东集团在开年大会上宣布今年将末位淘汰10%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。随后,京东CTO张晨、京东CLO隆雨、京东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等高管在短时间内相继离职。

    此前,华为也被媒体曝出要向35岁以上的员工开刀,腾讯也在优化中层,据称比例在10%。

    在李想看来, “这些人并非绝无机会,可以降薪或者去一些小公司,那里对年纪相对宽容。

    从高管到失信人:只有一次创业的距离

    面对职场的中年危机,有人无奈接受,也有人提前感知并主动求变,比如选择了创业。

    2016年,吴硕城还在一家大型企业上海分公司担任总经理,也算是“身居高位?#20445;?#20986;行有公司特配的奔弛车,但时间长了,他也觉得这一切有点索然?#23596;丁?#27599;天在不同的会议中度过,但真正想推动的项目却一再被总部搁置;而且由于股东内斗原因,他在这家公司前途?#19981;?#26412;?#31995;?#39030;了。

    “我已经38岁了,再拖两年就彻底没有机会了。”吴硕城内心焦?#30130;?#22836;发越来越少,最后他就索性剃了光头。

    吴硕?#20146;?#32456;辞掉了这份工作创业了。当时互联网电商及户外旅游行业正如火如?#20445;?#32463;过一番市场调查,他决定做一个垂直的户外旅行电商?#25945;ā?

    “我要上所有人走户外的时候都先想到我们,不仅可以购买户外装备,还可以在这?#19994;?#36866;合的户外线路,甚至领队都可以推荐给他们。”吴硕?#20146;?#21021;信心十足。

    为了表现自己对户外旅行的热爱,他一年四季都穿户外装备,比如秋冬季节,他每天穿的就是各式的冲锋衣,出门还常跟各家外卖?#25945;?#30340;小哥撞衫。

    凭借多年的积蓄和努力,创业的开端还颇为顺利。吴硕城在京东、天猫等都开设了户外专营店,销量在同类店铺中可以排到前10,独立网站虽然流量不大但配置齐全。2017年下半年,吴硕城在各大?#25945;?#30340;店铺销售额总计在3500万元左右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,他甚至觉得盈利可期。吴硕城?#28304;?#36824;算满意。

   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VC,对方告诉他——若全年?#23665;?#39069;过亿,可以投资。但按常规速度,他至少还要两年时间才可能做到过亿的业绩。

    “太慢了,照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赚大钱?”吴硕城思虑过后,决定在双11时一鸣惊人、一举做大。当时,他的运营总监刘磊也极力支持这样做,他们制定了一个详密但耗资巨大的运营方案,包含要提前大量备货、大举购买天猫直通车、聚划算广告位?#21462;?#38500;了电商?#25945;ǎ?#21556;硕城还准?#24863;?#20223;微商,做一个领队分销的系?#24120;?#24076;望通过全国数十万户外领队分销他的户外产品。不过,这也需要大笔的技术投入和推广开支。

    计划的实施需要上千万的资金,而吴硕城的流动资金仅在百万左右,为此,他孤注一掷,卖掉了父母留下的一套房产,拿到了400万左?#19994;?#36164;金,还在不少供应商那里打了欠条。然而,这些都是杯水车薪,距离“上千万”的需求还差很大一截。

    吴硕城决定铤而走险,他与一家VC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,双方?#32423;ǎ合?#25237;500万,年底销售额需达到一个亿,成了,风?#37117;?#32493;加注,败了,控股权被VC收走。当时距年底已只剩三个月,但销量还不到4000万。

    “今晚,我们要背水一战,所有员工晚上都加班做客服,明天帮仓库打包发货,这一仗对我们至关重要,大家都必须全力以赴。”双11那天,吴硕城给全体员工开了动员会,?#20998;?#26114;扬。

    然而,事与愿违,双11夜晚,想象中的抢购高潮并未到来。大批的员工虽然准时上线当客服但并没有多少客户前来咨询,原有的10多名客服在凌晨2-3点后也没了客户。双11结束之后盘点时,吴硕城发现1500万的备货只卖出去了不到600万,加上之前存货,共有上千万的货囤积在仓库中。其中,以服装类为主,一旦过季,价值就大打折扣。

    那一刻,吴硕城心如死灰,接来的两个月,因为双11的透支效应,他的店铺销量一路走低,人员工资都无法发放,高薪招聘的技术团队也分崩离析。年底时,VC理所当然地收走了公司的控股权。由于公司债务高企,吴硕城又拿不出资金偿还,最终被投?#21490;?#36214;出了公司。

    此前,由于吴硕城曾以个人身份为公司借款,他带着200多万的债务离开,结束了寝食难安的两年创业史。不仅如此,他付出的还有最初投入的上百万资金和一套400万的房产。

    由于无力偿还,其中一个债主把他告上了法庭,如今,吴硕城已经变成了一名“失信人”。

    雪上加霜的是,在他卖房创业时就极为不满的妻子最终选择了离婚。由于担心失信人身份会影响女儿的学业,他也不愿将剩下的唯一一套房产被执行,于是接受离婚,并净身出户。

    翻?#27425;?#30805;城如今的朋友圈,大都是一些与佛相关的内容。据说他已成为了?#29100;?#22763;?#20445;?#24120;年茹素,而且与之前的很多朋友都断了联系。

    吴硕城只是千千万万创业大军中的一员。就创业而言,?#21171;?#26159;大?#24597;?#20107;件。公开数据显示:中国每年约有100万家企业倒闭,平均每分?#27891;?#26377;2家企业倒闭!中国4000多万中小企业,存活5年以上的不到7%,10年以上的不到2%!换言之,中国超过98%的创业企业最终都会走向?#21171;觥?#22914;今的环境下,草根创业的门槛越来越高,成功?#26102;?#24471;更低。

    对于互联网行业而言,无论创业还是就业,越来越成为年轻人的天下。2018年9月,拉勾网发布的《90后互联网职场报告》显示,互联网行业平均年龄26岁,其中,55.8%的互联网从业者为90后,其中90-95之间的,占比49.3%。

    眼下,互联网界关于996的争议尚未停歇,甚至连马云都公开支持996,认为这是一种福报。但对于互联网行业的中年人来说,他们或者已经身居管理层,承受着996或更长的工作时长,如果体力、时间能够跟的上996的节奏真的算是福报了;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,很多中年人正在因为或主动或被动的原因地从职场消失,他们已经没有资格996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

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阅读 ()
    ?#31471;?/a>
    免费获取
    今日搜狐热点
    今日推荐
    双色球下期预测
  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
  • <sup id="kk2i2"><bdo id="kk2i2"></bdo></sup>